姜玉梅 邓富华:加快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与产业深度融合

    四川自贸试验区围绕制造、物流、金融、白酒等优势和特色产业加快推进制度创新探索,取得了一定的差异化制度创新成果。但制度创新与产业的融合尚不够深入,容易导致地方改革创新内在激励不足、自主创新成果碎片化。未来应积极深耕优势和特色产业,加快推动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与产业深度融合,引导传统产业加快向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创新链高端跃迁,引领产业转型升级。

  推进政务流程再造与产业对外开放深度融合。产业开放是对外开放的抓手,有利于丰富四川省产业链,推进四川省产业加快进入全球市场竞争,实现产业要素的跨区域、跨国界流转,重塑四川省产业价值链。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盘活产业要素资源,要推进政务流程再造与产业对外开放深度融合,打破各种各样的“玻璃门”“卷帘门”,有效避免“大门敞开、小门不开”现象,加快推进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再造政务流程,搭建快速通道吸引外商投资,有效激发产业活力。

  推进协同改革先行区建设与产业错位发展深度融合。产业错位发展能避免资源浪费,引导各地积蓄力量谋发展,实现资源效益最大化。四川省将具有平台、功能、产业和渠道优势的经济功能区打造成为自贸试验区的协同改革先行区,有利于加快产业配套联动改革。下一步,要引导各个协同改革先行区立足自身特色产业,围绕现代政府治理、双向投资管理、贸易便利化、金融开放创新、创新创业等方面联动推进差异化探索,强化贸易、投资、金融等领域的跨区域、跨部门、跨层级的联动试验和系统集成,加快培育各具特色、错位发展的现代化产业体系。

  推进多式联运一单制改革与特色产业培育的深度融合。四川省地处内陆,物流成本相对偏高,适合吸引对物流成本敏感度相对偏低的高附加值产业;而持续深化多式联运一单制改革,则能化区位劣势为优势,逐步构建具有内陆特色的产业体系,打造内陆产业布局的“四川样本”。为此,四川自贸试验区要依托四川省对外开放通道建设,加快探索并推动“铁路+”多式联运一单制从物理属性延伸到金融属性,创新陆路为主的物流和贸易规则,既有效降低企业物流成本,也缓解企业融资难问题,为四川省加快培育与铁路为主的陆路运输相关联的高端制造、现代物流等颇具内陆特色的现代化产业提供重要支撑。

  推进金融开放创新与产业结构优化深度融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强化金融服务功能,找准金融服务重点,以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人民生活为本。因此,自贸试验区要加快推进服务实体经济、人民生活的金融开放创新试验,既探索新型金融业态,丰富产业结构,也创新金融业务模式,引导资金更多流向高端制造业,现代物流、信息服务和科技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以及康养、医疗等生活性服务业,推动四川省产业向高端跃迁。可积极研究自由贸易账户,探索完善自由贸易账户功能的创新路径,搭建境内外资金配置到新兴和优势产业的“高速通道”,推动金融与高端产业的深度融合,助力四川省产业加快融入全球价值链。

  推进人才政策创新与产业人才集聚深度融合。产业发展离不开人才支撑,而内陆地区如何有效吸引人才、留住人才一直是亟待破解的难题。四川自贸试验区要重视创新人才培育和激励模式,探索以知识、管理经验、专业技能等创新要素参与分配的新型规则,引导要素资源向激励人才的方向倾斜,有效引进技术创新人才和培育孵化本土技能人才,从而集聚境内外高层次专业人才。同时,四川自贸试验区要重视深度推动产业人才合作、企业对接联动、项目载体共建等落地,畅通资金、人才、技术和信息等产业要素流动渠道,助力产业要素提档升级,培育四川省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

  推进双轮驱动创新与产业转型升级深度融合。自贸试验区的核心是制度创新,可为技术创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而信息化、智能化等领域的技术创新有利于拓展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的边界,是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保障。四川自贸试验区要科学研判四川省发展阶段和产业特点,有针对性地推动所有制结构、产权制度、科技服务体系等方面的制度创新,营造公平竞争环境,激发创新活力,激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通过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的“双轮驱动”,加快培育形成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推动产业协同创新,助力四川省产业转型升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