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艳华:广东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抓手

来源:研究院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7年07月04日

        对外开放是广东最大的优势。习近平总书记在对广东工作的重要批示中,要求广东要坚持改革开放,为我国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供支撑,这在当前经济全球化进入减速转型新阶段和国内经济发展新常态的背景下,为广东发挥好对外开放优势,加快实施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指明了方向,也明确了在国家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中广东必须担当好的历史责任和光荣使命。那么,为什么要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新”在哪里?广东如何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首先,深刻认识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重大意义。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把对外开放确定为基本国策,开放型经济获得了快速发展。尤其是2001年加入WTO之后,我国极大地发挥了自身在全球分工中的比较优势,通过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主动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推动了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最大货物贸易国和最大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国。但是,随着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支撑传统开放型经济体系的要素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我国开放型经济发展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广东是经济大省和外经贸大省,率先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不仅能够推动外经贸向更高层次跃升,而且能够为我国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

        其次,全面理解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主要特征。我国改革开放近40年的历史从本质上讲就是开放型经济发展史。2015年5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对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内涵进行了全面阐述。概括地讲,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主要有四方面的“新”特征。第一是建立起市场配置资源的新机制,这主要体现在市场准入和监管方式上,加快构建起公平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第二是形成经济运行管理的新模式,建立与国际高标准投资和贸易规则相适应的管理方式,形成参与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的机制;第三是形成全方位开放的新格局,通过坚持自主开放与对等开放,加强“走出去”战略谋划,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拓展开放型经济发展新空间;第四是形成国际合作竞争的新优势,全面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促进产业转型升级。通过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有利于加快形成我国市场经济的竞争优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优势以及放开型经济的规则优势,建设开放型经济强国。

        最后,牢牢把握广东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抓手。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对外开放接连推出了一系列重大举措,包括“一带一路”倡议、“走出去”战略和自由贸易区战略。结合广东的实际情况,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当前要牢牢把握好“一带一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和广东自贸试验区建设三个抓手,当好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的主力军。首先,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要顺应世界生产和贸易已进入全球价值链时代,支持市场主体“走出去”开展绿地投资、战略性并购和联合投资等,建立与发达国家的直接经济联系,扩大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经贸联系,在全球范围内最有效地配置和利用资源,拓展开放型经济新空间。要创新“走出去”新体制,形成内外联动的产业链格局,不断提高生产的分工档次和建立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在参与全球价值链构建中向中高端攀升。其次,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要发挥香港营商环境的国际标杆作用和开放型经济的引领作用,加强湾区市场经济运行体制对接,加快建立符合国际惯例和世贸规则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着力构建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全球营商环境最佳区域,吸引全球高端优质资源要素集聚,推动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和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培育广东参与和引领国际经济贸易合作竞争新优势。第三,高水平建设广东自贸试验区。要不忘制度创新初心,在“放管服”改革已取得宝贵经验基础上,对照最高标准,对标国际典型自贸园区,重点在投资、贸易和金融等领域开展制度创新,推进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完善外商投资监管体系,扩大金融、教育、文化、医疗、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服务业领域外资准入限制,推动服务领域贸易投资自由化,努力探索开放型经济新体制。